果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果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又是一年中国电影新力量论坛黄渤张一白彭大魔们都在谈什么

发布时间:2020-10-15 07:51:54 阅读: 来源:果酒厂家

原标题:又是一年中国电影新力量论坛,黄渤、张一白、彭大魔们都在谈什么?

作者/费小丑 编辑/郑道森

如果要描述一下中国电影目前的形势,应该是什么样的?

先来看一组数据,刚刚结束的暑期档,根据国家电影局提供的数据,暑期档中国电影票房达到173.99亿,较去年的163亿增长6.74%,而截止到9月7日,中国电影票房已经达到469亿,去年同期刚刚过400亿。具体到电影,截至到目前,票房前10的影片中国产影片占7部,前4名都是国产影片,前3部超过了30亿,国产影片市场份额占到了65%,在全球电影生产乏力的情况下我们保持了16%的增长。

可以说,今年以来中国电影保持了良好的发展势头,更为难得的是各种新类型的持续出现,春节档主旋律大片《红海行动》斩获36.5亿,暑期档又诞生了拥有强烈现实主义关怀的《我不是药神》,这些都在刷新着中国电影的新可能。

但要集中捕捉到中国电影正在直面的新命题和行业问题,我们就要关注一下刚刚在长春电影节上举行的中国电影新力量论坛了,今年是该论坛的第四届,作为中国电影最重要的论坛活动,四年以来,每年都会把中国电影新力量的代表和业务领导、企业家聚集一堂,审视中国电影的新形势,总结新经验,分析新问题,研究新对策。

今年,娱乐资本论再度受邀前往论坛。

与往届一样,今年的论坛依旧阵容华丽,汇聚了包括上影、中影、坏猴子影业、博纳影业等多家国有、民营影业的操盘人,更集齐了黄渤、张一白、彭大魔、陈思诚、丁亮、冉甲男、刘毅等近一两年涌现的导演、编剧界新力量。

他们在关心和思考哪些问题,未来中国电影还将呈现哪些新趋势?

导演:“中国观众渴望在银幕上

看到他们自己的生活和故事”

出席本次论坛的很多编剧、导演,都是今年多部票房爆款的制造者,比如处女作就技惊四座的导演黄渤,黄渤在现场回溯了自己拍摄这部处女作的心路历程,他在前期准备时,困惑最多的不是怎么拍,而是拍什么,“选择题材,我们之前用的时间最多,拍什么还是挺重要的,因为我们的市场发展到现在已经给出了很多规律,可以让你轻轻松松照着这个规律前行,获得不错的的收益。”

但黄渤并没有选择最容易走的那条路,他说这个过程有很多人劝他,一来选的作品难度比较大,里面涵盖的主题、宽度、深度,“以我自己的才华学识来说不太容易覆盖掉这个片子”,二是针对这种类型的片子,市场未来并不是太明朗,况且投资体量也不小。但最终票房成绩证明,他的坚持是对的。

“后来我想清楚了,我们之前在市场积累的,别人对你的信心,观众对你的好感度,以及你可以争取到的行业内的资源,以及朋友的帮助,在这些方面来说我们是最有实力的人了,如果我们不做这种尝试的话,真的推给刚刚进入行业的新导演怎么可能?”

春节档票房亚军《唐人街探案2》的导演陈思诚在现场发言时既表达了感激,也提出了诉求,“我认为我们的创作者每一位正是生逢其时,同时我希望我们领导给我们创作上更多的支持和松绑,能够让我们在这个时代文以载道,惠泽兴邦,团结一起带来中国电影的新篇章。”

“我看到了这一代的年轻创作者,越来越多呈现出类型的多样化。比如开心麻花的一系列作品呈现出独特的气质,《动物世界》呈现出对工业化的探索,而郭帆的《流浪地球》是对硬科幻的挑战,苏伦导演的《超时空同居》实现了爱情和奇幻类型的融合,我们昨天晚上在一起吃饭,她说她的下一步也是爱情+喜剧+奇幻的复合型,她想把这个类型做透。我们这一波年轻导演都在类型片方面追求新的探索和新的追求,这是非常好的。”

监制了今年4月票房黑马《后来的我们》的张一白,透露自己一直在思考如何讲好中国故事的问题,他说自己拍摄完成《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以后没有新的电影,主要原因就是因为需要停下来重新充电和思考,需要不断观察整个行业和社会的发展。

讲好中国故事要从两个方面,一个是讲什么样的中国故事,二是怎么讲好中国故事。这也就是说,在新时代中我们如何强化现实主义的电影创作,如何促进传统现实主义现代化升级,这是对传统的现实主义的继承和发扬。在开始电影创作过程中,我体会到,现在的中国观众渴望看到他们自己的生活和故事,被投射到银幕上。

《西虹市首富》在暑期档斩获了25亿票房,作为这部超级喜剧创造者,导演彭大魔表达了创作和观众的关系。

“对于创作者来说,人民就是观众,以人民为中心创作不是要讨好观众,奉承观众,是让自己的作品跟观众产生共鸣,这种共鸣观众捕捉到是积极的,正面的,我们会把这件事发扬光大。”

动画电影《熊出没》总导演的丁亮也出现在论坛现场,他讲的是自己对动画电影未来的思考。他分享了一组数据,2010年,北美票房前几名中有5部是动画电影,而2017年北美电影有4部是通过漫画改编的,这个成绩意味着在国内市场,动画电影还有非常大的想象空间。

他说,巨大的市场潜力是他做动画电影的原因,而他导演创作的《熊出没》系列票房节节攀升,最新的一部票房已经达到了6亿。

“华强方特做动画电影有一个产业化的发展思路,既做电影,同时也做产业链,做衍生品,这一点我们希望有更多人可以一起结成产业联盟,有机会可以合作。我们以后可以做主题乐园,2017年迪士尼的衍生品销售收入是530亿美元,这是非常大的市场空间。”

编剧:要讲高级的中国故事

《画皮2》、《封神三部曲》等等奇幻类电影的编剧冉甲男现在正陷入了一种沮丧之中,因为今年以来,包括暑期档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春节档的《西游记之女儿国》等奇幻类电影的票房表现都不理想,甚至有人说奇幻类电影是不是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作为一个专门写妖魔鬼怪的编剧,她不喜欢这种言论,她特别纳闷,魔幻题材为什么突然一夜之间失去了观众的喜爱。

“现在的魔幻电影反而更多追求视觉的奇观,魔幻的想象力,我们用灰姑娘的方式讲梁祝,讲一个有亲切感的故事非常难。市井的、民俗的这些东西,真的跟我们理想的,有责任的,有情怀的,有担当的是冲突的?我很抱有怀疑。我深知可以让它们融合在一起,做一个又通俗,又有情怀,亲切又高级的电影故事。”

《战狼》系列的编剧刘毅在现场的发言,则呼吁出品方和管理者给主旋律电影松绑。他回忆做《战狼2》时,吴京曾问他,自己做的这个电影类型算什么?刘毅说这是军事动作片,吴京问他这算主旋律吗?刘毅说肯定算主旋律,他认为,主旋律应该是主流电影,符合主流价值观的主流电影。

“现在投资方花了那么大的投资,但实际上只有资金支持远远不够,更多的还是要在创作空间上,给主旋律电影这种类型松绑,让我们的主旋律电影真正成为一流的主流电影,而仅仅是传统的主旋律电影。”

出品人:“未来十年,

依然是中国电影的最佳发展时期”

要说今年电影界最大的变动,就是对于电影行业的监管职责,从广电总局划归中宣部。今年的中国电影新力量论坛也是机构改革之后,国家电影局主办的首个“新力量”论坛,论坛主题为“信仰、情怀、担当”。

国家电影局副局长李国奇

出席活动的国家电影局副局长李国奇在论坛发言中,对电影从业者提出要求,他说:“希望我们每一位青年电影创作者拥抱对电影的情怀和梦想,自觉讲品位讲责任,自觉抵制低俗媚俗,用健康向上的作品和做人处事,陶冶情操,引领风尚,为社会提供正能量。”

而现场邀请的几位国有和民营出品方的代表,纷纷就各自关心的问题发表了看法。作为国有大型电影公司的代表,中影股份的副总经理赵海城对行政上的这种新变化报以非常积极的期待,“2018年初,电影系统工作整体划到中宣部统一管理,充分展现党中央对电影工作的高度重视,这将对中国电影产业长期健康发展起到巨大的积极作用。”

而上影集团副总裁马伟根以一种建议的方式提出了自己对中国从电影大国到电影强国增量空间的思考。他认为,要达到目标,应该从制片能力、市场体量,技术创新三个方面来突破,同时他呼吁能够有更多的政策支持和政府引导,尤其是在电影院的布局上,让市场能够更为有序地竞争。

而第一次以博纳影业高级副总裁身份亮相的蒋德富,则从公司的管理和对电影行业的优化和探索角度发言,他说,博纳要积极探索发展中的电影产业各环节之间的资源合理分配,为实现行业的健康均衡发展而努力。

?

“我们也相信,未来十年,仍然是中国电影最佳的发展时期。目前,我们正在筹备开机《中国机长》《灭火英雄》《深海救援》等一大批合作项目,是博纳影业集团今后几年影视创作中的重中之重。”蒋德富透露。

坏猴子影业CEO王易冰代表公司分享了发现和扶持新导演的经验和心得,他跟宁浩的坏猴子影业两年前推出了挖掘青年电影人的“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签约了十多位导演,其中就包括暑期档票房冠军的创造者文牧野,“现在和青年导演合作,不光要提供资金,讲一个俗话,就是管生还得管养,每一个电影项目的完成都要集中大量的智慧和劳动,在这个过程中,作为电影企业,要有责任凝聚起更多行业力量帮助青年创作者。”王易冰说道。

无锡治男科专科医院排名

治银屑病的医院哪家好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