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果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因果诡事之血染嫁衣0[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3:59:45 阅读: 来源:果酒厂家

一棵大树下,站着一个女子。她穿着一身雪白的连衣裙,长发飘飘,正一动不动的盯着马路对面。马路对面有一家酒店,今天要举办婚礼。

酒店门口站着新郎新娘和他们的父母,他们正笑容满面的喜迎前来喝喜酒送祝福的亲朋好友。

新郎今天是精神奕奕,比平时俊朗许多倍,新娘也是美娇娘一个,脸上带着幸福娇羞的笑,比平时美上许多倍。对于那两个人,树下的女子再熟悉不过。女子叫美良,今年二十四岁。

三个月前,美良的男朋友吴新和她分手了,因为他和她最好的朋友,也是她的闺蜜莫莉好上了。她承受不住打击,病倒了。等到她养好心伤走出门时,接到了莫莉和吴新结婚的消息。

她不是个心胸宽广的女人,没有那个好心上前去祝福他们的婚姻,她只是躲在远处默默的看上他们一眼。这也是她打算最后一次看他们,她准备用自己的死来诅咒这对男女。

美良回到家,穿上了洁白的婚纱。这是她很久以前就订做好了的,本来打算和吴新结婚时穿,可现在用不上了,世事还真是难料。她吃了很多粒安眠药,去了浴室,给浴缸放了满满的水,睡了进去,拿出一把锋利的小刀,割破了手上的血管。

她把手放进了浴缸里,血从被割破的伤口里流出来,很快,满满的一浴缸的水变成了血红色,血色越来越浓,美良的呼吸也越来越弱,渐渐的,她没有了呼吸,彻底离开了这个世界。血水染红了浴缸,也染红了美良身上洁白的嫁衣。

美良的死讯传到了莫莉和吴新那儿,两个人些许的沉默后便开始互相安慰。

“莉莉,你不要太伤心了,是她自己选择自杀的,又不是我们逼她的。你不要想太多,你肚子里还有我们的孩子呢。”吴新安慰莫莉。

莫莉点点头,问道:“老公,她死了你难过吗?”

“我……我为什么要难过?好了,莉莉,别想太多了,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嗯。”莫莉乖乖的躺下了。

看着莫莉睡着,吴新出门去了,他打算去参加美良的葬礼,不管怎样他们也曾经相爱过。

美良的葬礼上吴新遇见了美良的母亲。

“你来啦。”美良的母亲对吴新说道,突然失去女儿让美良母亲没有缓过神来,她的眼睛显得很空洞无神,只是呆呆的望着女儿的照片。

吴新对着美良母亲点点头,然后对着美良的遗像鞠了三个躬。当他第三次起身看向美良的遗像时,遗像中的美良似乎对着他露出了笑意。他的心咯噔跳了一下,再仔细看一眼照片,发现照片中的美良根本没有一丝笑意,她只在面无表情的看着相框以外的世界。

“这是小美送给你们的新婚礼物,你收下吧!”美良母亲拿起旁边的一个纸袋,递给了吴新。

吴新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纸袋,对美良母亲说了声谢谢,便离开了。

回到家,吴新将纸袋递给了莫莉,莫莉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条婚纱长裙,做工很精美细致,最特别的就是它的颜色,红的鲜艳灿烂,犹如刚用血染过一样。

莫莉一把扔开了长裙,嘴里嚷到:“扔掉,扔掉!”她害怕的缩在了沙发一角。

看到莫莉如此害怕,吴新只好捡起婚纱裙,装进纸袋扔到了外面。

夜晚,静悄悄的,正是人入眠的好时机,莫莉却辗转反侧睡不着觉,今天白天看到的那条血红色长裙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搅得得她心神不宁。就在她不安烦躁的时候,一声“吱嘎”声唤起了她的注意。她望向了声音来源处,衣柜大门。

只见衣柜大门慢慢的自己打开了,一条血红色长裙赫然摆在里面。那条长裙竟然自己慢慢的伸展开来,它矗立了起来,犹如一个人穿上了它,只是那个人是个透明人。看到这里,莫莉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她想喊叫却发现自己发不了声,她想转身叫醒吴新,却发现自己连动也动不了。

她只能躺着,看着衣柜里的血色嫁衣慢慢移出衣柜,移到她的面前。渐渐的,嫁衣周围形成了一个人的大概轮廓,那个轮廓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最后变成了一个人——美良。

大量的汗从莫莉的额头留下,汗滴落在枕头,把枕头浸湿了。美良伸出右手,抚上莫莉的额头。借用床头灯的光线,莫莉清楚的看到了美良手上的伤口。那血红伤口的皮肉向外翻滚,甚至能看到里面的血管和深深白骨,从对手的狠度能够看出割它的人当时心里是有多大的恨意。

>>

莫莉喃喃道:“美良……美良……”她发现自己能开口说话了。她从床上坐了起来,跪在了美良面前。

“美良,美良,是我对不起你!都是我的错,是我嫉妒你!我嫉妒你明明长得没有我美,却找了个那么有钱又长得帅的男朋友。我不服气,我才抢走吴新的。”莫莉哭喊着。

“你对吴新做了什么?”美良面无表情的问道。

“我……我什么都没做啊,我跟吴新是真心相爱的。”

美良的手掐上了莫莉的脖子,她露出狰狞的面容,说道:“不说实话?”

“美……美……良,你快放开我……我说不出话来了。”莫莉艰难地说道。

“咳……咳……咳……”美良放开了莫莉。

“你最好说实话,不然我会带着你跟我一起走。”美良威胁到。

莫莉惨白着脸,说道:“好,我跟你说实话,其实我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吴新的,我不过是借用他演了一场戏,我骗吴新喝了迷药,告诉他我们有了关系,我还怀了他的孩子,他信以为真,哈哈,他还真是好骗。

找个这样的傻男人,还愁以后不会对我好,哈哈!美良,你现在已经死了,我不怕你的,明天我就找个高人法师来收了你!”

看着莫莉突然变得得意,美良呵呵一笑说道:“我是穿红衣的厉鬼,我只要你的命!”说完,美良便消失了。

“喂,你别走啊,你怕了吧,哈哈!”莫莉说完,瘫软在了床上。

“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一个男声在莫莉背后响起。

“老……老公,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的?美良,刚才是美良……她……”

吴新低头沉默不语,他发现自己原来是这个世上最蠢的男人。

“是美良,我刚才说的话都是骗美良的,我只是想……不是,美良想听什么我就说什么……那些话是我骗她的。”莫莉说话开始语无伦次。

吴新依旧低头沉默。

莫莉站了起来,她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被换上了美良穿过的血色嫁衣,她“啊”的一声尖叫起来。她撕扯着血衣,衣服一点没坏,裹着她的身体越扯越紧。莫莉疯狂的扯,它就疯狂的缩小,直到莫莉快要窒息。

“老公……老公……救我!”莫莉呼喊着。

吴新只是冷漠的看着她。

血衣越缩越小,直勒得莫莉口吐鲜血。莫莉的鲜血喷了一地,喷得满屋都是,也喷到了吴新的身上,吴新的头上和身上都是莫莉身上喷出的鲜血。吴新还是一动不动的保持着沉默和冷漠,眼睁睁看着莫莉死在了自己面前。

第二天,警察带走了吴新,罪名是他用婚纱长裙残忍的勒死自己的妻子,吴新没有为自己进行任何的辩解。他对美良的愧疚,是用这一生都还不上的。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