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果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神木劫【活动】

发布时间:2019-07-12 14:53:38 阅读: 来源:果酒厂家

神木“劫”

编者按/ 7月26日,陕西省神木县正式发布了雷正西不再担任神木县委书记的消息,这距离之前群众因雷将离任聚集县政府门前以及政府部门的辟谣只过去了11天。  雷正西在任期间,继承了前任创立的免费医疗、免费教育模式,也大力鼓励了民间借贷的疯狂发展,而神木在经历十年煤炭黑金急进之后,正陷入一个前所未遇的低谷。加之民间借贷危机全面爆发,当地民众焦虑情绪日高。人们担忧地方财政对民生保障力度变弱,担心煤炭狂飙后的生态恶化显现,怀疑官商之间的秘密交易让现状恶化……  产业单一、煤价跌落、借贷危机……被围堵的神木,在经历十年高速发展的“神话”后,因免费医疗和教育政策为全国艳羡许久之后,正迎来全新挑战。  一线调查  神木模式阵痛  “走了一个西,来了一个东。”8月1日,一位债权人用这样一句话轻描淡写地描述着神木的官场变化——45岁的尉俊东接替53岁的雷正西成为神木县委书记。而后者免职的消息正式发布前,7月15日,上千群众聚集市委市政府门前“围堵”,成为这些年来当地最大的群体性事件。事发前一天,当地媒体刚刊登雷转述省委书记的讲话,其中讲到“决不允许借贷人把政府当作债务人”。  “年轻人看不清事,也认不清人。”针对“7·15”围堵事件,神木县某局副局长称,由于正值民间借贷危机爆发期,编写散播“雷正西任内导致财政巨亏”谣言的年轻人,更多是宣泄一种情绪。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神木调查了解到,这种情绪包括了对神木经济迅速滑坡,民间借贷泡沫破裂,以及现任领导走后神木民生模式能否持续的不满和担忧。  对于此次事件“主角”雷正西,则在7月26日被免去县委书记一职后再无消息。相比于坊间的褒贬不一,官员则多持谨慎态度,不轻易评价其本人,但对其任内神木发生的变化却乐于回顾——雷与前任郭宝成主政8年间,恰是神木有史以来变化最大也最多的时段。  作为上一任县委书记郭宝成的继任者,雷正西给神木带来的最明显的变化在于城建,以神木新村为例,占地11平方公里的“新村”实则类似新城,甚至一度计划将政府部门迁往该处,但在持续四五年建设后,至今仍因为基础设施欠缺及入住率畸低而被当地人称为“鬼城”。窘境更在于,让神木引以为傲的免费医疗,虽未出现政策变化,但有医院透露报销资金迟迟未到位,出现差缺。  最终,雷正西未能像郭宝成那样遭遇网上的众多美誉挽留,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尴尬的群体事件。  “围堵”雷正西  7月15日,刘静(化名)从人民路拐入东兴街,想要往北行车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人们正从人民广场往县政府门口聚集,而警察已经在门外整齐地列好了队。她知道,前一天她在微信上收到的那个截图内容,现在变成了现实。  “神木经济一落千丈,神木人民人人要账,三角债务你拖我拖,现任领导要跑,神木不得解放,定于15日上午10时在广场集会。”截图中,这一内容下面还有多条评论,其中一条称已获得可靠消息,雷正西将在近日被调往榆林市。  “一路上都有人在往县政府走,就像去看庙会一样。”刘静把车停在附近一个巷子中后,步行往县政府走去。走近后她发现情景有些压抑,人们围堵着,有政府人员和警察在向人群讲话,但时而被围堵的人打断。她想走进去听清楚,却被一个老人拦下。他说:“女子你不要凑近,怕是好不了。”  随后,因围堵群众迟迟不肯散去,更多警力和武警抵达现场,刘静离开前,市委市政府门前已经挤满了人,对面人民广场上也站了很多人。官方一再劝离,而人群中不时传来对雷正西不满的声音。偶尔,指责也指向借贷危机、房价、地方财政等方面。  这次在刘静看来以围观为主的群体事件,最终以四人因传播“谣言”被控制而告终。  “家里闹借贷危机,年轻人心里不满,然后听了大人说的一些事情,也不管有没有根据,就出来发了这些东西,遇上大家都有情绪,就变成这个事情了。”煤炭局一位负责人称,他说能理解那四位造谣者,因为他们所说的内容早已在坊间传播。  据参与当天围观的人回忆,没有人看到雷正西出现在现场。事件发生十天后,7月26日,经中共陕西省委、中共榆林市委研究决定,尉俊东担任中共神木县委委员、常委、书记,雷正西不再担任神木县委委员、常委、书记一职。  事实上,雷正西此前已是榆林市委常委。相比于上一任郭宝成在2010年离开神木后担任榆林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雷曾被坊间猜测会有更好的去向。  雷式新政绩  神木人的担忧,其实三年前就出现过。2010年,郭宝成被调往榆林市,不再任县委书记,彼时便有舆论担忧郭走后“神木模式”是否会人走政息——郭自1997年任神木县委副书记以来,在该县担任13年主要领导,在煤炭急遽发展带来经济增长后,力推一系列民生工程,其中2009年领全国之先推出全民免费医疗后,自称曾因此受到上级批评,但此举也赢得了社会广泛赞誉。   郭宝成调离,被解读为“罢官”,郭也自称被“贬”。而对于全民免费医疗,郭离任后曾对媒体表态,认为这是一项让千千万万百姓获益的政策:“谁敢说取消它?老百姓首先不答应!”。郭更坦陈“神木模式”实则是地方“一把手”与民意契合而成,“碰到一个好的一把手,是老百姓的福气;换言之,则劳民伤财。”  作为继任者,雷正西早在2005年时便已是郭宝成的搭档,历任县长、县委副书记。“就算是做徒弟,也学到本事,知道方向了。”刘静的父亲从公职退休,他与前述煤炭局负责人一致认为就民生方面,雷在过去三年可谓忠实践行了郭的思路,甚至有所加强。  2011年,神木民生慈善基金成立,一年半后,以完成超20亿元的募款额成为中国第一非公募基金会。该基金会由县委县政府主导进行,也因此遭受争议,学界一度认为政府“越界”,易混淆慈善与政府的应有职责。但神木当地官员迄今认为此举实为郭宝成民生思路的升级。  “常为深爱含泪水,唯恐蹉跎误苍生。我自己拿不出多少物质财富,但我愿意把一颗赤诚而纯洁的爱民之心捐给可亲可敬的父老乡亲。”雷正西在该基金会“养老、健康、助幼、扶残、义工”五大公益项目启动仪式上的这段讲话,令人印象深刻。  但这段话和这个基金会,在煤炭民营企业家赵晓()军看来,却另有一层解释:成立该基金向企业募捐,实则为代替财政资金用于民生投入,而让财政资金更多投入城建等方面。“等于是让我们企业捐赠资金进行民生投入,好让财政资金搞城建、园区。企业捐赠保民生,财政资金搞政绩。”  赵晓军认为可以佐证这一逻辑的是,民生慈善基金成立后,便有媒体报道称其存在向企业逼捐、组织公职人员以职位高下定额捐赠的情况。“之前一再强调民生投入占政府财政资金的六成,那么现在神木新村、各个园区的投入占比多少?这些资金从哪里来的?”  “当时计划把县政府也迁到新村去,但现在基础设施迟迟配备不上去,房子也卖得不好,老百姓都说是鬼城。”前述煤炭局人士称,当初为了让占地11平方公里的新城建设避开审批,才有了“新村”这个称号。因为没有相关审批,且补偿畸低,被征地的村民至今都在维权。  对于当前强调的旨在引导经济转型的“八区六园”建设,他认为也有强求、摊大之嫌,让财政资金受累。  民生疑虑难去  据此前媒体报道,神木县第二医院出现900万元“财政欠款”——根据神木免费医疗政策相关规定,患者在出院时由医院现行支付免费报销部分,之后再由财政资金支付给医院。但今年出现拖欠。  “目前医疗报销一切正常,我们没有在任何会议或者文件上看到过要对免费医疗有政策变化。”8月1日,一家县级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其实今年春天后,陆续有患者向医院求证是否还会继续施行免费医疗政策。但他承认有一些财政资金尚未到位,患者可能正是通过医务人员得知此消息后,从而认为可能会出现政策变化。  而东兴街上多家药店均证实,今年以来已出现不同程度拖欠,有的已经影响到进货资金。  “两种可能,一是政府财政资金确实紧张,所以拖一些时间;二是政府意识到之前那种足额迅速到位的方法,可能被一些人用来套钱,以便用于还债,所以政府在发放上谨慎了起来。”一位医院负责人称,相比之下,第一种情况的猜测更易被社会传播,亦因此成为7·15围堵事件的谣言根源。  而对于后一种可能,他认为在全民参与放贷的情况下,部分负债的医务人员极有可能和患者串通,套取资金以用于还债,这一情况在银行系统已经大肆上演——多位债权人出示的贷款凭证佐证了这一说法。“详见《神木危机的抢钱游戏》。”  “万一摔不死,赶上医院又不报销,就彻底把家里害苦了。”一位正被银行逼债的债权人称,他在不久前目睹一起跳桥事件后,曾一度心生绝念,妻子如此劝说让他哭笑不得。但这段话却道出了危机之下,人们对免费医疗、免费上学这两项民生工程的看重,所以当传言这一切可能被取消或出现政策调整时,人们的焦虑可想而知。  一个月前,神木县政府针对公职人员违规借贷专项治理“回头看”工作开始。文件显示,由于2012年进行的自查自纠中,出现了大量“零申报”“零问题”单位,因此在省、市的会议、文件精神下,开始再次要求公职人员重新申报。  7月9日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副省长李金柱带领省发改、工信、国土、环保、能源、金融等部门负责人来神木调研时,称“省委、省政府将赋予神木县一级经济管理权限,把神木作为省直管县改革的试点和全省金融改革的实验区,实行政策单列,让神木在更高层次、更高水平上享受改革红利。”  7月10日,雷正西作为县委书记、常委,由他主持召开的常委扩大会议上,雷在传达赵正永上述表态同时,另转达赵正永讲话称:决不允许借贷人把政府当作债务人……对有些公务人员参与民间借贷隐瞒不报的,要发现一起坚决查处一起。特别是对那些参与民间借贷,又背后教唆煽动群众群访以达到个人目的、影响稳定大局的,司法纪检机关都要找出线索、认真查处,依法严惩、决不姑息。  上述内容,刊登在7月14日的《神木报》上,次日,围堵事件出现。  8月1日,神木县财政局人士称,神木县财政目前不存在亏空。今年第一季度,神木县地方财政收入12.82亿元,同比下降1.4%,关于教育和医疗方面的支出照常进行。

济南定做工作服厂

太原西服价格

山东工作服定制价格

西藏西服批发厂家

相关阅读